江蘇首例失獨老人“隔代探望權”糾紛案開審

時間:2016-01-03 15:42:43 來源:法制網 熱度: 567℃ 參與:

馬超 通訊員茍連靜

一對六旬老人,獨生子意外身亡,于是將所有的精神寄托都放在了不滿2歲的孫子身上。然而,由于兒子去世后與兒媳積怨較深,且因在探望孫子問題上多次與兒媳一家發生激烈沖突,導致兒媳婦一怒之下阻止二老探望孫子。

無奈之下,二位老人將兒媳告上法庭,要求每月能探望孫子三次。今天上午,江蘇省首例失獨老人“隔代探望權”糾紛案在無錫市北塘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法庭圍繞祖父母是否有探望權展開激烈辯論。

因探望多次爆發沖突

原告徐某與妻子李某婚后生育了獨生子小徐,父母竭盡所能為小徐提供了最好的成長環境,從學校教育到工作機會,小徐發展得順風順水。2012年初,小徐認識了女孩小倪,熱戀的兩個年輕人于2012年6月登記結婚,9月底舉行婚禮。婚后,小兩口居住在無錫市中心的一處高檔酒店式公寓。

本應該開啟又一段幸福旅程的小家庭,卻因為2013年3月小徐的突然死亡戛然而止,也讓兩位老人至今無法釋懷。根據公安部門出具的材料認定,小徐是高空墜樓死亡。但對于兒子的身亡起因,兩位老人與兒媳婦產生了爭執。

法庭上,兩位老人表示,痛失獨生子讓他們生不如死,但絕望之中,兒媳婦懷孕的消息讓他們有所慰藉,并將所有希望都放在了未出世的孫子(女)上,雙方關系也有所緩和。懷孕期間,兩位老人每個月支付給兒媳婦5000元營養費,幫忙安排產檢直至生產,孩子出世后多次贈送奶粉玩具紙尿褲。

2013年10月底,小倪產下兒子聰聰(化名),但由于雙方的心結尚未完全解開,在探望一事上摩擦不斷。2013年底,在一次探望時雙方爆發激烈沖突。此后,兒媳婦小倪拒絕老人探望孫子。2014年,雙方又多次因為探望孩子的事產生口角及肢體沖突。

公婆兒媳各有話說

無奈之下,2014年11月,二位老人向無錫市北塘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每月探望孫子三次,并且希望兒媳對他們行使探望權時履行協助義務。

“兩位老人希望通過探望孫子能夠得到一絲安慰,而且也有利于孫子的健康成長。”原告代理律師在庭審后接受《法制日報》采訪時表示,盡管法律對隔代探望權無明文規定,但是允許祖父母探望孫子符合公序良俗。

作為被告的兒媳婦小倪也是滿腹委屈。在腹中胎兒僅有月余的情況下,丈夫突然離世,自己本就非常傷心,而公婆卻將丈夫的死因歸咎于自己并產生了糾紛。即便如此,自己仍然忍辱負重決定把孩子生下來。但是,公婆并沒有因此而消除對她的怨恨。孩子出世后,徐家血脈得以保留,此時老人對自己的怨恨又再次顯現并愈加強烈。

“我們一家為他們二老探望孫子提供了很多方便,但公婆上門時仍然產生嚴重爭執,并爆發肢體沖突,甚至一度報警處理。”小倪認為,公婆的行為已經嚴重擾亂了母子倆及家人的正常生活秩序,希望法院能駁回老人的訴訟請求。

隔代探望法律無規定

面對此案復雜的家庭紛爭,該案主審法官高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介紹,一方是要看望孫子的兩位失獨老人,另一方是想給孩子營造一個安靜穩定成長環境的母親,雙方的出發點都無可厚非。原被告雙方共同遭遇了失去至親至愛的打擊,都值得同情。在噩耗面前,他們本應該相互撫慰共同扶持,但卻因為各自不同的處事理念差異,最終導致矛盾爆發。

“從法律上來講,探望權,是指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父親或母親一方享有的與未成年子女探望、聯系、會面、交往、短期共同生活的權利。”高鑫說,《婚姻法》第38條第1款規定: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權利,另一方有協助的義務。

據高鑫介紹,《婚姻法》中的“探望權”是基于親權即父母子女之間為基礎產生的,而不是基于親屬權產生。探望權的主體是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或母,對于未成年人的隔代長輩如祖父母、外祖父母是否也可以享受探望權,法律并沒有規定。

“但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七條的規定:民事活動應當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高鑫說,所以所,從公序良俗和社會公共利益出發,在子女去世的情形下,賦予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對隨另一方生活的孫子女的隔代探望權,并無不當。

記者了解到,對于隔代探望權的理解不同,會得出不同的判決結果。因此,國內媒體報道的已經審結的幾起此類案件中,有判決支持探望的,也有駁回探望請求的。

高鑫法官指出,失獨老人的隔代探望權是其中一個比較特殊的群體。據衛生部最新數據顯示,我國每年新增失獨家庭7.6萬個。而據一些人口學家推算,我國失獨家庭未來將達1000萬。失獨家庭的孫輩承載著比一般家庭更沉重的情感寄托,處理這類特殊案件更要審慎。此案沒有當庭判決,法院表示將擇日宣判。

本報無錫6月30日電

------分隔線----------------------------
精彩評論

吉林快3遗漏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