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傷保險領取率連續5年未超1% "先行支付"為何尷尬

時間:2016-07-11 21:12:40 來源:檢察日報 熱度: 1274℃ 參與:

熊正國之子在2014年6月被陜西省漢陰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為因工死亡。經勞動仲裁,裁決由用人單位支付因工死亡待遇共58萬余元,然而用人單位僅支付2.5萬元。

  經法院查明,用人單位暫無財產可供執行,出具終結執行文書。同年12月,熊正國向漢陰縣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提交工傷先行支付申請,2015年1月收到不予支付的答復。熊正國于2015年5月,以漢陰縣社會保險中心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

  本案除了因該縣工傷保險基金運營負擔大,一時無法履行先行支付的實際困難外,也體現了工傷先行支付程序中當事人證明“用人單位不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難度。

  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于今年4月至6月,對已經實施5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41條工傷保險先行支付制度展開調研。調研發現,“先行支付”這一旨在第一時間解決未參保工傷職工的醫療救治和生活保障難題的制度,在實踐中處境尷尬,“先行支付”難以“先行”。

  為證明“用人單位不支付”,行政訴訟成為“先行支付”前置程序

  來京務工的李東華今年終于領到了10萬余元先行支付的工傷保險待遇,為了這一天,他等了將近6年。

  2010年8月,李東華發生工傷,經鑒定為傷殘六級。勞動仲裁裁決,工傷保險待遇為10萬余元。李東華于2013年4月向北京市大興區法院提出強制執行申請,由于無財產可供執行,法院作出執行裁定書,執行中止。

  依據社會保險法第41條,李東華于2013年10月向北京市大興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提出先行支付申請。該中心以“目前我中心暫時無法受理你的先行支付申請,待本市出臺相關規定后,你可以再次提出先行支付申請”為由,決定不予支付。

  2014年2月,李東華提起行政訴訟。訴訟過程中,被告表示同意受理李東華提出的先行支付申請,當李東華撤訴并重新提起先行支付申請后,被告以李東華的工傷發生于社會保險法生效以前,且其用人單位正常繳納工傷保險,于2014年7月送達《不予先行支付決定書》。法院判決沒有支持被告的主張。經過律師的多次協調,李東華終于在今年領到了本應先行支付的工傷保險。

  通過對全國28個省市自治區的調研,北京市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發現,社保經辦機構普遍存在運用司法程序拖延工傷先行支付的問題,在許多地區確有演變為潛規則的趨勢。

  江蘇省南通市社保經辦機構的法律顧問高友林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在現行法律中,“用人單位不支付”是工傷先行支付的前提條件,但是規定并不明確,社保經辦機構對于何種情況屬于用人單位不支付的判別標準和把握尺度不是很清晰,所以在實踐中會要求必須提供法院出具的中止執行文書來證明單位不支付。而“先行支付前必須經過行政訴訟”的習慣做法在當地已被認可。

  然而,此舉帶來的后果卻是讓工傷者飽受訴訟之累。一些經濟較為困難、急需治療的當事人,或因此錯過了最佳治療康復時期,對身體恢復極為不利。

  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曾于2011年對未參保勞動者工傷賠付情況進行調研,數據顯示:僅26.1%的未參保職工是在受傷之日起1年之內獲得賠償,33.9%的工傷者是在工傷后2年內獲得賠償,18.3%的工傷者花費3年時間索賠,21.7%的工傷者是在3年以上時間才獲得賠償。

  部門間缺乏統一協調機制,社保機構單獨追償難度大

  “江北區已有1例啟動追繳程序,并已在法院提起訴訟,法院已出具《執行裁定書》,裁定法人代表下落不明。”“由于單位被吊銷營業執照,法人下落不明、單位及個人財產已轉移或暫無財產可供執行等情況,目前無成功追繳案例。”從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的調研情況不難看出,目前社保經辦機構的追償成功率不是很高。采訪中記者也了解到,很多小微企業承擔不起對工傷者的高額賠償,索性在發生工傷事件后撤攤,一走了之。

  實踐中,社保經辦機構經常會遇到的追償困難主要包括:制度設計不完善,法律規定不明確,部門權責不清晰,致使社保部門無力單獨承擔支付后的追償責任;缺乏配套措施,社保部門和經辦機構與其他相關機構,如銀行、工商行政部門、法院、公安等系統幾乎沒有配合協調和信息共享機制。比如,有的地方反映,盡管社會保險法規定,“用人單位未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且未提供擔保的,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扣押、查封、拍賣其價值相當應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財產,以拍賣所得抵繳社會保險費”,但是當他們向當地法院提出申請時,法院卻以法律只是規定了社保征收機構“可以”這樣申請,并沒有規定法院一定要這樣執行為由,拒絕了申請。

  由于追償難度大,社保基金的安全性亟待加強

  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教授孫樹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現行法律只規定了工傷先行支付制度的最基本內容,對申請先行支付的程序、核定標準、支付項目范圍、財政兜底方案、監督措施、追償方案等方面的具體內容,既無法律法規的上層設計,又少省、市級主要責任部門牽頭制定的實施細則和執行辦法。工傷先行支付的制度設計本身是保障勞動者最低程度的社會保障,然而嚴重缺乏配套措施和相應支持,從一開始就困擾著該項制度的有效實施,對勞動者適用此項制度造成很大的混亂和困擾,對實現原本的立法意圖十分不利,而且消耗了大量行政、司法成本。

  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黃樂平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希望盡快完善社會保險法,重新劃清各部門權責、申請程序、核定標準和支付范圍。同時,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國家工商總局、中國人民銀行和公安部聯合下發文件,規定各方協調機制和權責范圍,在地方則由各部門實現信息共享、分工配合。此外,他還建議盡快以立法的形式確立未參保單位的法定代表人和管理人員的個人連帶責任,建立覆蓋全國的企業和個人信用信息網絡,最大限度地保證工傷保險參保率和追償能力,降低基金運營風險。

  領取率不足1%,巨額工傷保險基金結存銀行“睡大覺”

  記者從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網站獲悉,《2015年度人力資源和社保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15年年末,全國工傷保險基金累計結存1285億元(含儲備金209億元),全年享受工傷保險待遇人數為202萬人,也就是說,工傷保險領取率僅為0.94%。

  對比2011年至2015年,社會保險法實施5年來,工傷保險領取率均未超過1%,但是累計結存卻逐年增加。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保障學會理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保險學院副院長孫潔注意到這一現象,并連續兩年在全國兩會期間提交關注工傷、醫療等小險種領取率低問題。

  “目前我國就業人口達4億人左右,工傷保險參保率達到了56%,參保人數達到了2.14億人。但是工傷保險受益面仍不足1%,也就是說,100個參保人當中,真正享受到工傷保險的不到1個人。而工傷保險累積的基金結余已達到1285億元,仍在銀行‘睡大覺’。”孫潔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工傷保險的最大群體是農民工,有2億多人,而工傷保險的領取率5年來始終沒有超過1%。這一現象應該引起有關部門領導的高度重視。工傷保險領取率低,反映了勞動關系的不規范。

  孫潔建議在工傷預防和康復上擴大支出,尤其在工傷風險高的領域,如建筑煤礦等加大支出,希望工傷保險結余基金能真正成為工人生命和權益的保障。

------分隔線----------------------------
精彩評論

吉林快3遗漏号码查询